河南前首富拖欠千万成老赖 辅仁药业的18亿现金去哪了?

职场故事 阅读(856)
云顶平台

  22:07:34心向财经

  

三个多月前,账户上有18亿货币资金,但现在他们不能使股东分红6272万元。 Furen Pharmaceutical的这种异常行为立即受到监管部门的质疑。

19日晚,Furen Pharmaceutical宣布无法按计划发行2018年度股息。当晚,上海证券交易所迅速致函公司,要求公司具体说明未按时转移现金股利的具体原因,核实货币资金的现状,并说明是否存在流动性困难,是否存在流动性困难。是控股股东的资本占用和不合规保证。

7月19日晚,富仁药业宣布最初于7月22日发行了2018年的年度现金股息,但由于资金安排,根据原计划无法发行现金股息。原股权分配日,除权(利息)日和现金股利分配日应相应取消。此前,该公司计划每10股派发1元人民币的黄金股息。根据公司总股本6.27亿股,富仁药业需要向股东派发股息6,272万元。

该公司表示,在取消原有的股息分配计划后,该公司的股票将继续停牌不超过三个交易日。公司将编制相关资金并安排2018年度股权分配。

在Furen Pharmaceutical宣布后,上海证券交易所立即发出询问函,要求公司核实并解释处理该股权分配相关基金安排的具体过程,以及未能转移现金股利的具体原因。准时。

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今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该公司的货币基金期末余额为18.16亿元。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公司核实和解释公司当前的货币资金,并列出公司及其子公司的货币资金余额及其存储方式和限制,并说明是否存在流动性困难。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确认并解释资金流向和担保,是否存在资金占用和不合规保证。

令人费解的是,富仁药业近年来的财务状况良好。有关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3.7亿元,净利润2.15亿元,货币资金18.16亿元。如此充裕的现金流。然而,未分配的股息金额为6272万元,令市场和投资者目瞪口呆。

《华夏时报》记者查看了数据,发现尽管于2019年第一季度末,富仁药业的合并报表财务报表为18.16亿元,但母公司的报表货币资金实际为11.22万元。

根据财务数据,Furen Pharmaceutical近年来表现良好。 2018年和今年一季度,净利润分别为8.89亿元和2.15亿元,分别增长126.67%和17.26%。

虽然业绩持续增长,但该公司的控股股东Furen Group陷入困境。在交易所的监督下,公司已发布12项公告,表明控股股东富仁集团的股权自6月起被冻结。 7月19日晚,公司宣布,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正在等待冻结该公司无限制股份的1.54亿股和2.28亿股由富仁集团持有的限制性股票。 3年。截至目前,富仁集团持有该公司2.8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5.03%)已被冻结。据了解,上证所已经多次采访该公司,因为该公司的控股股东已被冻结。

上述股份被冻结的公告反映了控股股东的财务问题。市场似乎已经发现了这种风险。该公司股价已从4月份的近18元下跌,并在停牌前跌至10元/股。市值仅约60亿。回到过去,公司2016年重大资产重组的大股东资产开封药业,上海证券交易所多次致函敦促公司和中介机构有效核实标的资产的质量。

富仁集团董事长朱文辰和富仁药业有限公司是松鹤酒业的另一位实时控制人,他在松鹤的股权也被冻结。上海闵行区法院的裁决显示,其部分松鹤酒和其他投资权益均为人民币3,400万元,已于2019年1月10日至2022年1月9日冻结。

一些业内人士表示,他们的股票经常被冻结。这表明,富仁集团的财务状况非常糟糕,很可能会有资金占据上市公司。

根据Furen Pharmaceutical的年报,2018年,Furen Pharmaceutical与Furen Pharmaceutical Group之间有一项基金贷款活动。其中,发放资金5.22亿元,拆解资金5.98亿元。截至2018年底,公司应款药业集团应收账款余额为1,591,600元,坏账准备为79,600元。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优秀成绩单的同时,Furen Pharmaceuticals的司法纠纷也脱颖而出。

相关资料显示,自2019年5月以来,Furen Pharmaceutical已经执行了六次。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朱文辰因未能及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九次,并于7月12日被列为不值得信赖的被执行人。

朱文辰是富仁药业的实际控制人。 2012年,他在胡润富豪榜上。那时他是河南最富有的人。尽管近年来排名有所下降,但他仍然接近100亿。最近几个月,前丰富的诉讼被纠缠在一起。仅在6月份,该上市公司发布了13份大股东冻结和等待冻结的公告。所有45%的股份均已抵押或冻结。

一位郑州证券投资者表示,如果该公司的大股东冻结并等待冻结,那么该公司的资金可能会出现流动性困难。至于资本占用的存在,公司需要一个明确的解释。

此外,7月19日,富仁药业发布了关于控股股东冻结股份的通知。截至目前,富仁集团和协同行动人北京克里特投资中心(Limited Partnership)共持有该公司307万股股份,占公司总数。总股本比例为48.94%。富仁集团持有该公司2.8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5.03%。冻结后,累计冻结股数为2.82亿股,占富仁集团持有的股份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比例为45.03%。其中,已认捐6795万股,占富仁集团持股比例24.06%。

值得注意的是,自今年4月以来,富仁药业的股价持续下跌。 4月10日,其股价在年内达到每股17.67元的最高点。之后,股价下跌近一半,并在7月15日跌至9.87。元/股在不到半年内下跌了44%。该公司的股票于7月19日开始暂停交易。

对于涉及富仁药业的相关问题,《华夏时报》记者联系了富仁制药公司的助理秘书,多次通话没有联系。

Furen Pharmaceutical Group Pharmaceutical Co.Ltd。关于冻结控股股东股份的公告

公司董事会及全体董事保证本公告内容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并对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承担个别和共同责任。

I.关于冻结股份的基本信息

计算。

二,冻结控股股东

截至目前,富仁集团与协议人北京克里特投资中心(Limited Partnership)共持有该公司306,909,289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8.94%。富仁集团持有该公司282,403,538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5.03%。冻结后冻结股数为282,403,538股,占富仁集团持股100%,占公司总股本比例。 45.03%。其中,已认捐67,951,412股,占富仁集团持股比例24.06%。

持有控股股东辅仁集团的股权不会影响公司的控制权。 Furen集团正在积极处理相关事宜。

三,风险提示

该公司指定的信息披露媒体为《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报》,《证券时报》,《证券日报》和上海证券交易所网站。公司信息受上述指定媒体发布的信息的约束。建议投资者关注公司公告,注意投资风险。

特别公告。

富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

证券代码:证券缩写:Furen Pharmaceutical公告编号:

富仁药业集团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函件的公告

公司董事会及全体董事保证本公告内容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并对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承担个别和共同责任。

富仁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对辅仁药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权益分派有关事项的问询函》[上证公信(2019)第1023号],详情如下:

“富仁药业集团制药有限公司:

和其他相关法规,请要求贵公司核实并披露以下事项。

I.请要求贵公司核实并说明处理该股权分配相关基金安排的具体过程,以及未及时转移现金股利的具体原因,并充分披露投资者面临的风险。

其次,贵公司应尽快做好相关资金安排,明确后续权利分配的具体时间,及时披露,做好投资者的解释和解释。

第三,该公司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该公司的货币资金期末余额为18.16亿元。请检查并解释公司当前的货币资金,并列出公司及其子公司的货币资金余额,存储方式和限制,并说明是否存在流动性困难。

4.请您的公司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核实和解释资金交换和担保,是否存在资金占用和不合规保证。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应当就此发布专项指示。

贵公司董事会应认真落实本查询函的要求,认真做好公司权益安排,维护公司生产经营的稳定,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投资者;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应当采取有效措施,支持上市公司完成权益。争议相关事宜。

请您的公司在此之前披露对此查询信的回复。

公司将组织相关人员尽快讨论并回答相关问题。

特别公告。

富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

证券代码:证券缩写:Furen Pharmaceutical公告编号:

富仁药业集团制药有限公司关于调整2018年度股权分配和持续停牌的公告

公司董事会及全体董事保证本公告内容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并对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承担个别和共同责任。

富仁药业集团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因此被取消。

为维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稳定市场预期,公司申请后,公司股票将继续停牌超过三个交易日。在暂停期间,公司将积极准备相关资金,安排2018年度股权分配并重新确定。股权分配日,除权(利息)日和现金股利分配日将及时公布。

对于上述事项,公司董事会向所有投资者致以诚挚的歉意,请了解所有投资者,并注意投资风险!

特别公告。

富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

华夏时报记者葛爱凤实习生王欣,上海证券报。

三个多月前,账户上有18亿货币资金,但现在他们不能使股东分红6272万元。 Furen Pharmaceutical的这种异常行为立即受到监管部门的质疑。

19日晚,Furen Pharmaceutical宣布无法按计划发行2018年度股息。当晚,上海证券交易所迅速致函公司,要求公司具体说明未按时转移现金股利的具体原因,核实货币资金的现状,并说明是否存在流动性困难,是否存在流动性困难。是控股股东的资本占用和不合规保证。

7月19日晚,富仁药业宣布最初于7月22日发行了2018年的年度现金股息,但由于资金安排,根据原计划无法发行现金股息。原股权分配日,除权(利息)日和现金股利分配日应相应取消。此前,该公司计划每10股派发1元人民币的黄金股息。根据公司总股本6.27亿股,富仁药业需要向股东派发股息6,272万元。

该公司表示,在取消原有的股息分配计划后,该公司的股票将继续停牌不超过三个交易日。公司将编制相关资金并安排2018年度股权分配。

在Furen Pharmaceutical宣布后,上海证券交易所立即发出询问函,要求公司核实并解释处理该股权分配相关基金安排的具体过程,以及未能转移现金股利的具体原因。准时。

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今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该公司的货币基金期末余额为18.16亿元。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公司核实和解释公司当前的货币资金,并列出公司及其子公司的货币资金余额及其存储方式和限制,并说明是否存在流动性困难。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确认并解释资金流动和担保,是否存在资金占用和不合规保证。

令人费解的是,富仁药业近年来的财务状况良好。有关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3.7亿元,净利润2.15亿元,货币资金18.16亿元。如此充裕的现金流。然而,未分配的股息金额为6272万元,令市场和投资者目瞪口呆。

《华夏时报》记者查看数据后发现,尽管于2019年第一季度末,富仁药业的合并报表财务报表为18.16亿元,但母公司的报表货币资金实际为11.22万元。

根据财务数据,Furen Pharmaceutical近年来表现良好。 2018年和今年一季度,净利润分别为8.89亿元和2.15亿元,分别增长126.67%和17.26%。

虽然业绩持续增长,但该公司的控股股东Furen Group陷入困境。在交易所的监督下,公司已发布12项公告,表明控股股东富仁集团的股权自6月起被冻结。 7月19日晚,公司宣布,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正在等待冻结公司无限制股份的1.54亿股和2.28亿股由富仁集团持有的限制性股份。 3年。截至目前,富仁集团持有该公司2.8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5.03%)已被冻结。据了解,上证所已经多次采访该公司,因为该公司的控股股东已被冻结。

上述股份被冻结的公告反映了控股股东的财务问题。市场似乎已经发现了这种风险。该公司股价已从4月份的近18元下跌,并在停牌前跌至10元/股。市值仅约60亿。回到过去,公司2016年重大资产重组的大股东资产开封药业,上海证券交易所多次致函敦促公司和中介机构有效核实标的资产的质量。

富仁集团董事长朱文辰和富仁药业有限公司是松鹤酒业的另一位实时控制人,他在松鹤的股权也被冻结。上海闵行区法院的裁决显示,其部分松鹤酒和其他投资权益均为人民币3,400万元,已于2019年1月10日至2022年1月9日冻结。

一些业内人士表示,他们的股票经常被冻结。这表明,富仁集团的财务状况非常糟糕,很可能会有资金占据上市公司。

根据Furen Pharmaceutical的年报,2018年,Furen Pharmaceutical与Furen Pharmaceutical Group之间有一项基金贷款活动。其中,发放资金5.22亿元,拆解资金5.98亿元。截至2018年底,公司应款药业集团应收账款余额为1,591,600元,坏账准备为79,600元。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优秀成绩单的同时,Furen Pharmaceuticals的司法纠纷也脱颖而出。

相关资料显示,自2019年5月以来,Furen Pharmaceutical已经执行了六次。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朱文辰因未能及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九次,并于7月12日被列为不值得信赖的被执行人。

朱文辰是富仁药业的实际控制人。 2012年,他在胡润富豪榜上。那时他是河南最富有的人。尽管近年来排名有所下降,但他仍然接近100亿。最近几个月,前丰富的诉讼被纠缠在一起。仅在6月份,该上市公司发布了13份大股东冻结和等待冻结的公告。所有45%的股份均已抵押或冻结。

一位郑州证券投资者表示,如果该公司的大股东冻结并等待冻结,那么该公司的资金可能会出现流动性困难。至于资本占用的存在,公司需要一个明确的解释。

此外,7月19日,富仁药业发布了关于控股股东冻结股份的通知。截至目前,富仁集团和协同行动人北京克里特投资中心(Limited Partnership)共持有该公司307万股股份,占公司总数。总股本比例为48.94%。富仁集团持有该公司2.8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5.03%。冻结后,累计冻结股数为2.82亿股,占富仁集团持有的股份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比例为45.03%。其中,已认捐6795万股,占富仁集团持股比例24.06%。

值得注意的是,自今年4月以来,富仁药业的股价持续下跌。 4月10日,其股价在年内达到每股17.67元的最高点。之后,股价下跌近一半,并在7月15日跌至9.87。元/股在不到半年内下跌了44%。该公司的股票于7月19日开始暂停交易。

对于涉及富仁药业的相关问题,《华夏时报》记者联系了富仁制药公司的助理秘书,多次通话没有联系。

Furen Pharmaceutical Group Pharmaceutical Co.Ltd。关于冻结控股股东股份的公告

公司董事会及全体董事保证本公告内容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并对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承担个别和共同责任。

I.关于冻结股份的基本信息

计算。

二,冻结控股股东

截至目前,富仁集团与协议人北京克里特投资中心(Limited Partnership)共持有该公司306,909,289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8.94%。富仁集团持有该公司282,403,538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5.03%。冻结后冻结股数为282,403,538股,占富仁集团持股100%,占公司总股本比例。 45.03%。其中,已认捐67,951,412股,占富仁集团持股比例24.06%。

持有控股股东辅仁集团的股权不会影响公司的控制权。 Furen集团正在积极处理相关事宜。

三,风险提示

该公司指定的信息披露媒体为《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报》,《证券时报》,《证券日报》和上海证券交易所网站。公司信息受上述指定媒体发布的信息的约束。建议投资者关注公司公告,注意投资风险。

特别公告。

富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

证券代码:证券缩写:Furen Pharmaceutical公告编号:

富仁药业集团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函件的公告

公司董事会及全体董事保证本公告内容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并对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承担个别和共同责任。

富仁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对辅仁药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权益分派有关事项的问询函》[上证公信(2019)第1023号],详情如下:

“富仁药业集团制药有限公司:

和其他相关法规,请要求贵公司核实并披露以下事项。

I.请要求贵公司核实并说明处理该股权分配相关基金安排的具体过程,以及未及时转移现金股利的具体原因,并充分披露投资者面临的风险。

其次,贵公司应尽快做好相关资金安排,明确后续权利分配的具体时间,及时披露,做好投资者的解释和解释。

第三,该公司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该公司的货币资金期末余额为18.16亿元。请检查并解释公司当前的货币资金,并列出公司及其子公司的货币资金余额,存储方式和限制,并说明是否存在流动性困难。

4.请您的公司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核实和解释资金交换和担保,是否存在资金占用和不合规保证。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应当就此发布专项指示。

贵公司董事会应认真落实本查询函的要求,认真做好公司权益安排,维护公司生产经营的稳定,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投资者;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应当采取有效措施,支持上市公司完成权益。争议相关事宜。

请您的公司在此之前披露对此查询信的回复。

公司将组织相关人员尽快讨论并回答相关问题。

特别公告。

富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

证券代码:证券缩写:Furen Pharmaceutical公告编号:

富仁药业集团制药有限公司关于调整2018年度股权分配和持续停牌的公告

公司董事会及全体董事保证本公告内容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并对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承担个别和共同责任。

富仁药业集团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因此被取消。

为维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稳定市场预期,公司申请后,公司股票将继续停牌超过三个交易日。在暂停期间,公司将积极准备相关资金,安排2018年度股权分配并重新确定。股权分配日,除权(利息)日和现金股利分配日将及时公布。

对于上述事项,公司董事会向所有投资者致以诚挚的歉意,请了解所有投资者,并注意投资风险!

特别公告。

富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

华夏时报记者葛爱凤实习生王欣,上海证券报。